<bdo id="omqoq"><center id="omqoq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d id="omqoq"><noscript id="omqoq"></noscript></td>
  • <bdo id="omqoq"><noscript id="omqoq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當前位置:資訊 > 政策法規 > 誰排放多誰就多承擔 環境稅費改革落地在即

    誰排放多誰就多承擔 環境稅費改革落地在即

    2015-03-23 09:27 分類:政策法規 來源:中國環保在線

    環境稅是以環境保護為目標的調控稅收,其首要功能是解決環境成本內在化問題,而非財政創收。對于其內涵,在學術界尚無被廣泛接受的、公認的定義。

    環境稅快來了。
      
      環境稅全稱環境保護稅,在2015年“兩會”上,其再次成為熱詞。接近財政部的人士透露,環境稅進入加速度,在兩年內完成立法并出臺“問題不大”,有學者和相關方面力促此進程在年內完成。
      
      客觀上,環境稅出臺的時間緊迫性已極大。2013年底,修改后的環境稅方案再次上報國務院。當年,環境稅被寫入十八屆三中全會決議。中國“十二五”規劃曾提出“完善資源環境稅費制度”,今年已是“十二五”收官之年。
      
      事實上,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嚴重環境破壞,大部分原因是污染企業將環境成本外部化,沒有付出應有的環境代價。即將到來的環境稅,試圖將環境成本內部化,讓中國自此進入一個高環境代價時代,為環境好轉創造良好政策條件。
      
      目前,環境稅法已進入立法程序。其曾先后被列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和國務院2014年立法計劃,目前草案還未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。
      
      環境稅成為關注熱點
      
      “十二五”收官之年,環境稅費改革政策出臺或將進入倒計時。
      
      近日,全國政協網站公布了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部分提案,農工黨中央提交的《關于完善環境稅收政策頂層設計,加快建立環境稅制度的提案》(以下簡稱《提案》)引人關注。
      
      農工黨中央稱,目前,我國環境稅的方案設計和立法已經進入關鍵決策時期,極有可能在年內完成立法工作。同時,農工黨中央建議,對污染排放稅、碳稅、污染產品稅和生態保護稅四個稅目分別提出低、中、高三檔稅率方案。根據模擬預測,在低、中、高三檔稅率情景下,環境稅的理論征收規模分別為2405億元、4003億元和6815億元。來自權威媒體的報道消息稱,在2015年的兩會上,已有多位政協委員將關注點集中在環境稅改革領域。
      
      農工黨中央提交的《提案》提到“環境稅方案應該從頂層進行全面、系統地設計”,并就此提出具體建議。
      
      農工黨中央建議,從頂層出發系統構建獨立型環境稅。將四個稅目組合征收,在排放環節征收污染排放稅和碳稅,在消費環節征收污染產品稅,在礦產資源開采環節征收生態保護稅。在稅制優化調整大背景下,采取降低增值稅、所得稅等一般性稅負、對低污染產業采取稅收減免和優惠措施、為弱勢群體提供價格補貼、用環境稅收入建立國家環境保護基金等措施。
      
      無獨有偶,全國政協委員、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在兩會期間也提交了一份《關于加快環境稅立法過程的提案》,提出加快環境稅立法、盡快推進環境稅改革的建議。
      
      環境保護稅款不應挪作他用
      
      國家環境咨詢委員會委員、國務院參事室當代綠色經濟研究中心顧問孫佑海日前表示,應加快環境稅立法進程,根據環保稅法征收上來的稅款,必須全部用于環境保護。孫佑海指出,環境保護稅,又被稱為生態稅、綠色稅,部分發達國家征收的環境稅主要有二氧化硫稅、水污染稅、噪聲稅、固體廢物稅和垃圾稅等5種。
      
      環境稅的征稅目的主要是為了降低污染對環境的破壞,增加污染企業的稅收負擔,提高其生產成本,迫使企業技術創新,加大環保投入。大規模的環境稅征收對重工業高污染高排放行業沖擊最大。根據我國污染嚴重的實際,要加快開展環境稅收,迫切需要立法。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建議財政部、國家稅務總局、環保部等部門研究開征環境稅方案的同時,根據稅收法定原則,抓緊環境稅法的論證評估工作,適時提出立法建議。
      
      目前,財政部、國家稅務總局、環境部等部門已把“環境保護稅法”的草案上報國務院法制辦。草案將環境保護稅的征收范圍基本定在征收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化學需氧量、粉塵、氨氮,這符合我國實際情況。但各方對草案還存在一定分歧,比如環境稅征收上來后,是否全部用于環境保護?環保部希望全部用于以污染防治為中心的環保工作;而財政部認為稅收與收費不同,應當由國家根據經濟和社會發展情況分配使用等。
      
      孫佑海表示,環境保護稅法的立法計劃,已列入全國人大和國務院的立法規劃,應抓緊推進立法進程。我國環境污染形勢嚴峻,迫切需要運用稅收手段,調節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之間的關系。根據環境稅法征收上來的稅款,必須全部用于環境保護既然排污費要轉變為環保稅,作為國家的稅收工作,應由稅務局系統負責。環保部門可以在具體環節上做好配合工作。
      
      鑒于未來環境稅的主要實施路徑是將排污費等改為環境稅,而且肯定會提高稅率,如果堅持按現在的排污費征收標準,制定環境稅保護法就沒有意義了。
      
      環境稅怎么收?
      
      那么,環境稅該怎么收呢?
      
      在兩會前夕的環保研討會上,賈康提出了兩種形式:在原有的消費稅框架下實行燃油稅,這是現有稅制的“綠化”,通過稅費上抬,促使利益相關者采取更經濟、環保的行為;另一種,則是推行獨立的環境稅種,即針對某種對環境造成污染和壓力的特定的排放,對排放主體施加稅負,比如碳稅。
      
      他更傾向于后一種模式,相對來講,碳稅統計較明確,根據企業一年消耗的原料,就能大致測算出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。“這種做法的好處是明確了‘誰排放得多誰多承擔’,在經濟上是合理的,這樣企業會約束自己的行為,促使企業努力開發有利節能降耗的技術。”賈康說。
      
      環境稅收入怎么分配?“未來在環境稅收入歸屬和使用上,應當更多向地方政府傾斜,由地方政府承擔更多的環境治理以及監督企業減少污染排放的職責。”賈康在提案上寫道。
      
      環境稅會不會增加企業的成本,導致中小企業無法承受呢?“可以同時進行結構性減稅,選擇一些特定稅種削減其稅負水平,比如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等。”賈康說。
      
      賈康曾測算過,把企業所得稅的數量往下調,這樣總體企業負擔不上升,產生的紅利是促使這些企業更好創新的動力。另一方面,通過結構性加稅,即開征環境稅來彌補減稅帶來的稅收收入減少。如果企業成本上升,會不會最終由消費者來買單?
      
      對此,賈康表示,“不客氣地說,一定會向中游、下游傳導,一定會最終傳導到消費者,影響相關的電價、水價、含能源產品比較多的消費品價格。如果沒有這個從上游到中游到下游的過程,這個改革就廢了。政府要掌握兩點,讓生產者過得去,讓消費者過得去。”
      
      同時,他還認為,政府應及時適度地提高低保標準,使最低收入階層實際生活水平不下降,而中等收入階層以上的人,按照自己的偏好,調整消費習慣和消費模式。

    上一篇:臥底6天 揭露桶裝水制作黑暗全過程

    下一篇:建成環境監管調度指揮平臺

    分享到
    极品少妇推油高潮爽翻天
    <bdo id="omqoq"><center id="omqoq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d id="omqoq"><noscript id="omqoq"></noscript></td>
  • <bdo id="omqoq"><noscript id="omqoq"></noscript></bdo>